當前位置: 首頁  >  新聞瀏覽  >  開明視點

胡衛:教育發展要保持定力,以生為本

  改革開放以來,隨著社會階層的不斷分化,人們的利益訴求和價值取向也越來越多樣、越來越多元了。人們之間的教育訴求也往往大相徑庭。正因如此,現在我們出臺的很多政策,一定是一部分人滿意、一部分人不滿意。譬如,3點半放學,一部分人很滿意,因為可以送孩子到各種培訓機構去接受補課輔導;而一部分人則不滿意,不是因為沒時間,就是因為沒有經濟實力送孩子上補習班。整治課外培訓機構,一部分沒錢上補習機構的人群紛紛點贊,另一部分有錢人群則公開反對。取消學科競賽,按學區搖號招生,孩子學習成績平平的普通家長歡天喜地,孩子有學科特長的學霸家長們卻怒火中燒。中國的教育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眾口難調。

  面對日益分化的教育需求,現在無論是公辦學?;故敲癜煅?,都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尷尬境地。何以至此,我看主要是我們的教育沒有了自己的定力,被各種利益群體訴求所左右乃至綁架。在一些地方的教育決策中,更多的是聽命于政府的行政指令和強勢家長群體的需求。教育發展過程中,其出發點和歸宿恰恰是學生。

  我這里講個例子。1996年新加坡教育部長感到新加坡的教育改革任務已經完成了,于是派了19位校長到歐美國家去考察最好的頂尖私立學校。結果,校長們發現歐美國家最好的學校,并沒有想象的那樣,都有一套完整的規章制度和各種繁文縟節,讓新加坡校長們記憶猶新的是,學生的個性和自然稟賦普遍受到尊重,合理的需求都能得到滿足;在很多歐美的學校,校長、教師和學生們常常同臺演出,在球場上一起踢球。因此,校長們回國后遞交給部長的考察報告提出教育要返璞歸真,要圍繞學生發展辦教育,去除各種強加于學校教育的功能。

  這個例子啟發我們,今天講教育改革,政府和教育行政部門都應當刀刃向內,先改一些不必要的繁文縟節,切實為學校減負。現在會議太多,管教育的部門太多。北師大曾做過一個調研,發現中小學校長一周只有1/4時間待在學校,大部分時間都在忙著開會。不僅如此,現在還有各種評比泛濫成災,很多學校門口掛滿各種“榮譽”牌子,有的學校一面墻掛不下,還要掛另一面墻。管學校的“婆婆”也數不勝數,除了教育系統7個單位和部門要管學校外,還有工青婦管學校,除此之外,街鎮、食藥監、消防等也是學校的頂頭上司,讓學校難以應付。現在,各地都強調大數據、云計算和學校管理深度融合,為了上傳各種數據,學校一個禮拜要填寫大量的表格,使學校不堪其重負。所以,我認為教育要回歸本源,返璞歸真,還需要從源頭上減負才行。教育一定要簡單化。對此,我有以下幾點建議:

  第一,各個非教育的政府職能部門及社會團體,對學校下達指令的時候,建議盡量由教育行政部門集中進行統籌后,分輕重緩急加以布達。

  第二,政府和教育行政部門要大力推進放管服改革,給學校更多的辦學自主權。作為校長和教師,則要遵循教育規律和學生身心發展規律,注重開發學生的潛能,發展學生個性特長,充分釋放學生的天性,真正做到以學生為本。

  第三,要大幅精簡各種文件和會議,把學校從繁重的文山會海中解放出來,讓校長能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,投入到提高行政管理效能和提升教育教學質量上來。如果校長為文件和會議所累,再有本事的人也辦不好學校。

作者:胡衛     責任編輯:葉煒